November 2nd 日曜日

 

       長瀨智也的"一個人的牙刷"又響起了! 又是一天的開始,昨天晚上已經跟婕約好了要在星期日好好的出遊一下。其實心裡是很矛盾的,總覺得好像是該好好努力唸個書的時候了,藏在心中的小惡魔卻又搭拉搭拉的拍著他的小翅膀道:「要唸書週間在好好唸嘛,要出去玩只有週末才能出去耶!」我毫不猶豫的將天秤的法碼加到了旅遊的這一邊。騎上我的RS,戴上安全帽,左耳的耳洞好像已經沒有什麼痛覺了,但熾烈的陽光毫不留情的跟我的肌膚好好的打了個招呼,我就像是等待著上斷頭台的囚犯一樣,一點反抗的力量也沒有,只能束手就擒,試著說服自己其實古銅色的肌膚也是對女生很有吸引力的

        到了台北車站,映入眼簾的是昨天才新推出的「東北角一日卷」,在「瑞芳站」和「頭城站」之間可以任意的上下車。「就是這個了!」我牽著婕的手,就跟八個月前一樣,同樣的月台、同樣的兩個人、同樣的方向,卻有著不一樣的心情故事。到了瑞芳的車站,終於入手了兩張「東北角一日卷」,售價130元。拿著在旅客服務中心索取的東北角旅遊地圖,有趣的是,我拿的是「英文版」的旅遊地圖,婕拿的是他最熟悉的「日文版」的旅遊地圖。中文版的呢?很抱歉哦,好像還沒印出來呢!?心裡默默覺得這個東北角一日卷的企劃未免也太趕鴨子上架了吧XD。我們兩個急急忙忙的跳上了駛往宜蘭方向的區間快車。對我而言,搭這個方向的區間快車,並不是全然陌生的體驗。對婕呢?我不知道是不是。不管我們再怎麼如膠似漆,彼此都有對方不及參與的過去,就算不是過去,也都有各自的朋友、各自的其他生活圈,但對於「我和婕」這個集合而言,車窗外的景色、東北角的旅遊地圖、準備下車的車站,都是一個既嶄新而且令人期待的新體驗。 


        我們決定在「石城站」下車。挖勒,這站包含我們總共只有「四」位乘客下車。更讓我掉下巴的是,這整座「石城車站」居然沒有半位台鐵的工作人員!三國時代諸葛亮在西縣城擺下流傳千古的「空城計」,司馬懿再怎麼詫異也還看得到諸葛亮焚香府琴悠哉的坐在城樓頂向他微笑。一千八百年後,台鐵的諸葛亮咧?我連個人影都沒看到‧‧‧。下次建議大家要來石城車站的時候票買到福隆就好了。


        出了車站,太平洋的陣陣波濤就在我們的身後捲起千堆雪,而在我們眼前的是台二省道和一家三名老婦人坐鎮的小小雜貨店,我們轉身向北,走了約數百公尺,繞進了石城漁港,時間約莫下午三點時分,太陽先生應該活動了大半天,暫時午後小歇,真是萬民之福。


我們爬上堤防才發現,這根本還不是最前線,我不顧婕的反對,鼓起QB精神,從旁邊的消波塊跳下去,像個間諜一般躡手躡腳的前進,終於衝到了跟海可以握手打招呼的距離。

       我把頭轉向右方看著其他的陌生夥伴,發現我大概是這最前線手中唯一沒有釣竿的傢伙,雖然兩手空空,但我的一對眼兒可沒閒著,佇立在我眼前的應該就是龜山島了。這龜山島果然名不虛傳,其狀似龜,在這星期日的午後慵懶的趴在太平洋的西岸。

        往右手邊一瞧,台二省道就像是三明治中間的火腿片一般,被蔚藍的太平洋和釉綠的雪山山脈夾在了中間,逐漸的隱默在南方的天際。天邊的雲朵像是羽毛一般的散佈在這晴朗的秋日午后,像是簾澎頭一般將太陽光均勻的灑向了石城漁港的每一吋土地上。海面上映著柔煦的陽光,已不像正午時那樣的刺眼,反而將這眼前的景色化作婕的CANON相機所能捕捉的最佳素材。


        16:28的火車約莫遲了兩分鐘進站,我們跳上了這班車,往東北角一日卷之旅的最後一站「頭城」前進。出了頭城車站,著時令我們鬆了一口氣,車站的對面就是一家7-11和全家,我們終於回到堪稱「市區」的地方了!在往我嚮往已久的傳說中的沖浪聖地「烏石港」前進的路上,我們進了一間宜蘭名產店,為了要跟店家借廁所解放一下我們在偏僻的石城小鎮禁錮已久的心靈,我們隨手買了一包花生口味的牛舌餅,哪知這信手拈來,竟是一登峰造極之作!一撕開包裝袋,便傳來一陣淡雅清香,薄薄的一片餅,酥脆無比,牙齒只消輕輕一咬,便能聽得清脆的喀喳聲,舌中一陣甘甜而不膩,裡面夾帶著些許細碎花生仁,更添其風味,令一向對餅乾類食品不感興趣的我竟似著了魔一般,手指說什麼就是停不住,短短幾分鐘內就將整包熱量高達六百大卡的花生牛舌餅給盡數吃乾抹進。


        終於,我們到了烏石漁港,眼前成群的漁船森然羅列,漁工們熟練的搬貨、操舵,足見這烏石漁港之興盛。從頭城車站步行至此的兩人也到了想進晚餐的時候,前面的海產大樓,一樓是賣漁貨以及一些魚乾之類的東西,二樓是海鮮餐廳。我們選了個好位子坐下,點了綜合生魚片、五味軟絲、熱炒海瓜子三道菜。這漁港旁的海鮮餐廳果然海產十分新鮮,連一向吃東西細嚼慢嚥的婕都不由得食指大動,一口接著一口。吃熱炒豈能沒有啤酒搭配呢?我們點了一瓶海尼根助興,飲酒作樂,好不快哉。


        酒足飯飽之後,我們信步走向漁港的另一邊,我點了根Mild Seven,不論是心裡有怎樣的不快或憂煩,都隨著吐出的陣陣白煙,拋到了九霄雲外,舉手投足之間,簡直自己就真的像是個仙人一般飄逸絕倫,一拂袖就能絕塵而去。

        方一回神,眼前的堤防上又有數位釣客正在揮舞著手中的釣竿,心裡默念著願者上勾。令人驚奇的是,那釣竿上以及釣線及魚餌處都有發光的物體。「拉」「拋」之際,那紅綠的光影在漆黑的烏石港邊勾勒出了奪人眼目的光射線,煞是好看。

       看著掛在左腕上的錶,算了算火車進站的時間,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刻。在搭上回台北的火車之前,我們在火車站附近的「阿宗芋冰城」嘗鮮了一番,它的芋冰細細綿綿,口感柔順,可算是芋冰界的一號人物。時間算得準,21:16的自強號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昨天晚上只睡三個半小時的婕早已累攤,瞌睡蟲在不知不覺之間已悄悄的爬上了她的眼皮,婕像一隻溫順的小貓一般倒在我的懷裡,逕自睡去。我卻不知怎地,精神仍佳,但每逢到站有新的旅客上車或是有人走近時,仍是機警的閉上半片眼皮,以為這樣裝死可以讓原本座號應坐我們座位的乘客知難而退。不知道是此計果真奏效還是根本運氣好沒有旅客買到我們座位的票,竟就這樣一路順利的坐到了台北車站,結束了這第一次的東北角之旅。

創作者介紹

MISAKIの部屋

misa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禮律
  • z福隆不錯z

    腳踏車步道~有去嗎?
    我覺得福隆便當也不錯吃!你们覺的呢